而我不知道 agency 是……

marketing、custom publishing、social media、AR、new media、PR、event planning、advertising、copywriting、design、account servicing、magazine、video、website、smartphone app……這些字有什麼關係?

不錯,這些都是我公司的服務範圍。不過入行數載,至今我仍然找不到「agency」的中文相應詞,可以令香港人一聽便明白我.的.工.作。

對話大多如下:
「……咁你做咩架?」
「我係 agency 嘅總編輯。」
「『agency』即係……」
通常,至此我已放棄,開始隨口噏:「即係廣告公司,例如……」然後駁上一些容易引起對方共鳴的例子,即係如果對方打政府工,我便說自己負責寫企業通訊;如果對方是售貨員,我便說自己寫海報傳單;如果對方是宅男,我便說自己是 FB 打手(不是拳手,sorry)。

「總之,我係寫字架囉。」如果對方眼神空洞笑容牽強唯唯諾諾狀甚困擾。

(其實,我連乜嘢係「總編輯」都未開始解釋。)

做 agency 是一條不歸路。打雜似的工作性質和雜亂的客戶類別,令我們經常處於快刀斬亂麻的狀態;但無論你托了多少杉劈了多少柴,到最後,歡樂營火會係冇.我.地.份.的。一個在 agency 工作的文人,尖銳淵博不及記者,氣焰跋扈不及 4As,好玩人面廣不及消閒娛樂飲食文藝時裝雜誌……簡言之,冇人識,冇業界(及坊間)地位,更加冇優薪好福利(我係例外,呢句係畀我老闆睇嘅)。如果本身不愛這份工作和身旁那親厚如兄弟姊妹的團隊,根本沒法子捱下去。

agency 的文案,不是專業人士,充其量只是一個在商業世界堆砌字粒的撰稿員,客戶要求什麼內容、增減改任何句子、訪問哪一位除他們外無人認識的「名人」,我們都要乖乖從命,為敬愛的尊貴客戶精工打造一個最熨貼的飛機杯──還要笑吟吟雙手奉上。並送果盤。

至於什麼工作血淚史……老實說,香港在職人士,最大怨氣不過是 OT 罷了,就算平日被人講是非也不過是報應。OT 這種瑣碎事宜,可不值得我浪費神聖的版面長篇大論(噗)。

不想拉到教育層次那麼遠,但現實就是在香港從文,完全無須文筆流暢見多識廣。只要儀容大方應對得體個性可親,在哪一個崗位都會一帆風順。

所以,我建議各大院校速速開設儀表談吐班(含整容哲學理論)及社交用語培訓課程(含酒量常規訓練),無謂讓莘莘學子浪費時間背默《將進酒》。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