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 貓樣

其實擔任貓義工,絕對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自己掏荷包買食物兜和水兜,錢不是問題,但單是如何環保一點,已經費煞思量。

與其他義工夾日子,不消說,也是一門學問。

「坐正」了,拿鎖匙,想不到也有一些波折。

不想貓貓喝公廁生銹水管的水喉水,所以我每次都自攜三大支清甜過濾水,連同分貓糧的餐具、抹手的濕紙巾、團體單張、貓貓圖像列表、碗碗碟碟放在背囊──背囊要像行山師奶般揹在胸前,因為時常要一邊行一邊拿東西。出門之際,將義工工作證掛到頸上(更似師奶)。

取貓糧,糧櫃除了一把零件會掉下來的鎖,還要記得縛上鐵鏈。對,是好撚粗嬌嬌女見到會高呼嗰種鐵鏈。

貓糧分乾濕兩種,都要自備工具拿取。除了要搞清數量,還要記得乖乖記錄在簿上。

有些義工喜歡邊行邊餵,我不行,先在一個遊樂場的乒乓枱分好十幾兜,將乾濕糧壓成一團(唔畀揀飲擇食!)。這時候,又要想辦法一次過拿十幾兜嘢上山下海。

餵街貓,上山下山行樓梯爬斜是常識吧。想到貓貓便一點也不覺辛苦,不過還是要注意安全──這就牽涉到餵貓的時間。鐘數不能太早(日光日白部分街貓會躲起來),亦不能太晚(獨身女子在後巷不安全也是常識吧)。

當然,事實就是,愛貓的人,見貓貓多少次都不夠。下圖就是我不時到貓貓藏身地探探牠們的呆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