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誰可改變

「嘟嘟嘟嘟⋯⋯」。車門關上前,她不徐不疾,用恰好的節奏步入地鐵車廂。雖然搬上「抆邊」黐住半山的潮人住宅區好幾年甚少搭平民交通工具,但自認不是港女的她,搭車技巧和禮儀並無生疏,環境四周無須讓座,便找了個單邊好位,舒適地坐了下來,然後拿出「地鐵三寶」:墨鏡、耳筒、手機,在這個你眼望我眼的古怪空間內,消磨抵步前的尷尬與無聊。

下午四時,一向不是繁忙時間。她一邊低頭打機一邊暗忖,看來就算多了幾十萬強國人,地鐵的情況算還好吧。今天乘的是藍色轉紫色再轉綠色線,每一站進來的人會隨着 demographics 改變,她身旁的位置也一直換人,由國際學校靚仔,變速遞員,再變買餸 C9。然後,換成一位阿叔。

「阿叔」,那種穿上 polo 恤、短褲和拖鞋的麻甩佬,相信大家都遇過。無論表現手法如何,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旁若無人。有的大聲講電話,不幸的話還要口音難頂;有的是不折不扣的臭男人,不但有體臭,有時就算不開口,臭氣都會隨呼吸噴出來。不過正如本文一開始就講過,她,自問不是港女,不會茂茂然歧視阿叔。悄悄減慢呼吸,她頭也不抬,準備繼續留在自我空間。沒想到,這時阿叔做了一件她沒遇過的事──哼歌。

俗語話,一日唔死,一日有新聞聽。阿叔哼歌,將麻甩佬的定義又再擴闊。她定一定神,強裝鎮靜,心底裏暗暗決定,若阿叔開始做埋手勢,她便二話不說立即站起身逃到另一卡。盤算後路之際,幾粒歌詞飄入她耳裏:

曾經說出 今生不愛你
我共你是 但有分 沒有緣

哦,《天師執位》。自信不是港女的她,九秒九自嘲了一下:第一反應便想起這咸豐電視劇名,也無謂強裝十八廿二了。幾番新人笑,翁美玲依然是無記歷來最靚花旦,歷代黃蓉當數她最俏,因為她永遠不會老,永遠十八廿二,就像<誰可改變>這首歌一樣不朽──有緣無分,永遠是個好題材。

曾經愛過卻無結果,誰沒試過?多少故事無從追究,挽救太遲,悔不當初⋯⋯然後,假扮也好,死撐也好,我們還不是如常活下去。愛情故事來來去去嗰幾款,無論是否住在半山(邊皮),男人總是懷念前度,女人總是付出過多,而結果,誰也沒有等誰。就像那一年,到最後,她為了住半山,放棄了一個住離島但更投契的他。沒有人真正無私,就像沒有人可以改變麻甩佬一樣⋯⋯剎那間,阿叔變得不那麼討厭,她也開始忘掉剛才的逃跑計劃,豎起耳朵,演好聽眾的角色。

「the next station is HKU.」她抬頭。well,歡樂時光過得特別快,麻甩佬唱得再好也要講拜拜是常識吧。她不徐不疾站起來,繼續自己的行程──前往此刻港女界最當紅的 instagram pier 自拍一番。不過心底裏她希望,下次即使再遇地鐵唱 K 阿叔,起碼,揀歌 taste 比得上這一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