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現代生活

工作至晚上十時,桃桃滿心期待回家,吃一個即食秋葵雞肉咖喱飯。幼高跟鞋咯咯咯征服半山窄長梯級,喘着氣在升降機內翻翻 hermès 袋,才發現──呃,鑰匙留在公司。

家門在望,本可向銳求救,想了一想,桃桃按下「▻◅」按鈕,乘原𨋢下樓。

「請問,你們打烊了嗎?」桃桃從偌大玻璃門外探頭,問樓下那常去的餐廳。「還未啊。」侍應笑容可掬回答。桃桃鬆一口氣,坐下,點餐,打機,等食。

不遠處,一對同性情侶在聊着什麼。桃桃悄悄地,呼一口氣。無論哪個年紀,哪個國家,獨自吃飯,看上去總是那麼悲慘。桃桃明白,即使她用的是 hermès 袋。人自出生便有人相伴用餐。若某開懷獨食,他一定歷盡滄桑,百煉成鋼吧。

桃桃暗忖,但我不一樣。很多人哀悼成長,她卻想為老去乾杯,絕對沒興趣由頭經歷一次愚蠢無知丶任人魚肉的所謂青春歲月。這一刻的無助只屬於她,銳的眼前卻有更重要的人,事,物。一切跟強悍獨立理智與否無關,而是,她年紀不小了,已學懂世界上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人事物。有能力吃口熱飯,對桃桃而言,就是幸福。

窗外下起雨來。

「ma’am,你的 foie gras sliders,boeuf bourguignon,organic lobster pappardelle。bon appetit。」

桃桃開心地拿起叉子,慰藉轆轆饑腸。there’s no one someone won’t miss,但也沒有任何人有義務解決你的寂寞。她把煎香脆的鵝肝包淹沒在濃郁的紅酒汁內。生活,可能只是人類的無謂想像,花花世界,實際上是實驗室一個粉紅鮮活腦袋樣本的幾束電波。唔──真美味。桃桃貓似瞇起雙眸。年少時自己就是整個宇宙,其實到了今天,又有誰是超級巨星。

埋單,桃桃回到自己攀過的樓梯,細雨中與街貓同坐。「喵喵,請你喝意大利有汽礦泉水!」街貓們瞪她一眼,毫不領情。她哈哈大笑。

電話響起。「桃?我在家,妳去了哪?」「噯?我十步就到。」桃桃滿心歡喜上樓,同𨋢遇上那對同性情侶。她成熟地作若無其事狀,耳聽不聞。回家,先脫掉半濕茄士咩毛衣鑽戒珍珠項鏈,淋浴,胃卻開始不舒服起來,嘩啦啦吐了一大堆。蓬頭垢面到急症室等四個半小時,醫生木無表情,只說四個字:「食物中毒。」

桃桃嘆一口氣,伸手拿鈔票付錢,發現,鎖匙就在褲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