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大明星

桃桃按下「send」掣送出圖則,正舒口氣,幾個年輕同事在門口嬉笑:「大明星,我們告辭啦,辛苦了!」

明星?不錯,也不對。桃桃八萬年前是一位「童星」。某天,辦公室不知誰叫嚷起來──「妳是那個桃桃嗎?以前看教育電視……妳很有名氣哦!」

低髻珍珠項鏈淡炭灰茄士咩超窄皮裙尖頭裸色平底鞋的桃桃只好一笑。

對,就是明媚午後,放學後扭開不是平面的笨拙電視的英文台,通常先來一大個標題,然後有一或兩個教師似主持,加上好幾位朗誦腔兒童演員,用故事講解課程的那種節目。

桃桃天生一對獨特鳳眼,記性好又有禮貌,很快便有節目編導指明:「這一集……就叫那個叫桃桃的來演吧。」名字膚淺易記,也很重要。

大一點,桃桃如豆芽拔高半尺,角色變半主持,也有些青春片找她當配角,諸如此類。

平日有兩句的同事卓南悄悄問:「拍戲……是怎樣的?」

桃桃嚥下口中的蘋果,聳聳肩,「就是大清早到片場,然後等吃盒飯啊。」這也是事實。

「那套《XXXX》,說狗仔隊發現 YYY 搭上 ZZZ,是真的嗎?」原來真正想問的是這個。

桃桃「嗤」一聲笑出來,卓南不好再說,訕訕返回座位。

桃桃會考成績不好,轉到職業學院,沒料到頗有點畫圖天分,到建築師行做見習生又獲賞識,邊學邊考牌,輾轉至今,託賴職銜薪水都能見人。

恩師語重深長:「這一行女生機會難得,妳要好好珍惜。」

桃桃點頭。她當然知道。

「妳跟大影帝合作過不是嗎……優點不要怕炫耀,客戶記得妳就是成功的踏腳石。」

桃桃仍舊點頭,但也不禁納罕──都只當她是過氣藝人。

時代不同,今天阿豬阿狗上個一次半次節目都叫明星,節目質素深度不拘,反正都是家底厚博曝光好吸引廣告商。以前?以前,童工與「窮」畫上等號,並非一件光彩的事。

桃桃家貧,有一位妹妹得送給新加坡親戚寄養,一年最多見一次,她自己也得小小年紀便打工賺錢……這種苦,大概會被今天的年輕人當作天方夜譚。

那晚桃桃賭氣地到 K 市最高星級餐廳,在眺海落地玻璃前點餐牌上最貴的香檳。

「咦,這麼巧。」

桃桃從魚子醬象牙匙中抬頭,什麼,竟然是當年節目搭檔陳俊軒。

「妳是那個老不說話的桃桃,長遠勿見。」他笑。

桃桃雙眸亮了起來,「上海仔,你近況如何?」

「啐,妳倒是比以前話多了。」陳坐下,「妳知道我媽酗酒……總之,我現在是醫生啊。喂,妳這支酒不宜獨飲,唉算了,我就吃虧一點幫妳分擔一下……」

桃桃莞爾,不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