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窗內

3012 年,明媚早上。
敞亮的落地長窗,杏色的窗簾,杏色軟綿綿沙發,杏色毛茸茸地氈。
桃桃伸個懶腰,懶懶地托着腮。
臨窗是一條河,不過不是透明淙淙,而是牛奶似溫暖的杏、米白、蝦肉、淡粉紅,帶一絲絲閃電綠的圖案,直向窗前懾人洶湧流過。
「早安。」
他將一丸丸的空氣,倒在她精細的掌心。
「我不吃。」
「桃桃,妳知道我是愛妳的。」
「這不是我要的東西。」
「桃桃。」
她抿抿嘴。

「桃桃!」

桃桃抬頭。
壓頂巨山上數不完的紅鳥居聳立,一條萬尺瀑布如自穹蒼瀉下,旁邊琢出一尊齊天的佛像。
桃桃悸動不已,忽然地板抖動,她發現自己沿山路石梯顛簸攀升,車頂卻像騎膊馬般前傾後斜。一陣驚險,終達頂端。
點雪紛飛,眺望盡頭懸崖,彩藍碩海,白浪撲岸。
桃桃興奮地挨近碧水,將鏡頭對準翻騰浪花。雪雨重重打在身上,也不濕。
「桃桃。」他皺眉,似在埋怨她浪費時間。
「我不冷。」她冷冷道。
「桃桃。」
桃桃專注玻璃內影像。

「桃桃!」

桃桃別過頭。
他低笑,「妳又在做白日夢了。」
桃桃揚揚嘴角,不語。
略為潮濕的午後,天有點暗,令人有遊園將了的錯覺與徬徨。
彎彎曲曲的玻璃窗間出一條路,她光速宛延飛行、拐彎,兩旁景色如她身體一樣,風似掠過。
氤氳濃綠森林葉子彷彿滴出水來,樹前樹間樹上盡是七彩鳥兒,或歌唱,或展羽。
「你不聽聽這音樂?」
「不。」
「別這樣,我只想你陪陪我。」
「那你為何不陪陪我到我想去的地方?」
「桃桃。」
桃桃搖搖頭,繼續在涼如水的空氣中飛翔,連太息的時間也沒有。

「桃桃!」

月初上。
沈重的暮藍淹沒一切,窗外半絲疲弱霓虹倚到牆上,間斷掠過的霧團。
他抬頭,看着那看不見的人影,和厚厚嘴唇上一點星火。
「桃桃。」
室內無聲。
良久,門終於咽氣似細細「嚓」一聲,關上。
桃桃緩緩將 CW9 溜進胸前,不想破壞難得的寂靜。
十年,猶像昨天。她仰起下巴,「帶我走。」「別說笑了。」他啼笑皆非。然後,轉眼間她名氣比他更大,到今天,她不得不離開。
「你早知道,走這條路,沒有然後。」
「桃桃。」
「我不能再付出更多。」
「桃桃。」
「我不會為你改變,也不想你為我改變,你明白嗎?」

「桃桃!」

桃桃睜開雙眸。
他探頭:「妳盹着了。」
「沒有,」桃桃撫撫舒適的 Eames Lounge Chair,挪挪腿,眱視窗外夜空燈火。「我只是瞥見未來的自己。」
「是嗎?妳是誰?」
「我是一名殺手,穿着 Lascivious 暴露黑幼帶子內衣,膚若凝脂,壯觀乳溝藏一支 9 毫米魯格彈手槍,與六塊腹肌男友默然分手。」
他忍俊不禁:「選擇太多?」
「我不是沒愛過他,只是……」桃桃斟酌措辭,半晌道:「日子還是要過,放下他,才能向前走。」
「對,」他托托眼鏡,低頭寫了幾隻字:「妳的思緒有條理多了,人也平靜很多,今次開藥力輕一點。」
「我怕睡不着。」
「睡不着,還是要吃安眠藥的,知道嗎?」
「不。」
「桃桃。」
「吃了藥頭好重,醒來時連自己名字也想不起。」

「桃桃!」

桃桃揉揉眼睛。
三百多呎小室,封塵小窗微敞。風短。
拿起手機一瞄,呃已經凌晨 2 時半。
42 吋液晶電視一閃一閃播着劇集,喇叭轟出 gusgus 的<over>。他攤在沙發,眼睛盯住手機屏幕裏的遊戲:「好餓,有沒有公仔麵?」
桃桃點點頭,走進廚房,小鍋擱到爐上,按動自動煮水壺,從櫃裏拿出即食麵湯碗剪刀,剪開包裝袋,拿出調味包,剪開,味粉灑到碗心。
沸水「噗噗啵啵」響,桃桃掏出砧板後的 CW9,指向太陽穴。
「再見了,惡夢。」
「桃桃!」
桃桃莞爾。

「桃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