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診

「醒來一刻,連自己都驚訝。原來我還記得曖昧的甜蜜。那竊喜。真的啊。我以為自己的心早死了。黑洞。我跟他根本不熟,見過兩次吧。不,三次。啊不不不,是四次?不知如何認識。然後去過一次音樂節。一次街上,一次工作室裏。那次派對到底他有沒有來,還是誰轉述的印象?哦不記得了。但竟然夢到了他。我們在那種小旅館,跟陌生人同房那種,房裏有碌架床那種。像回到大學年代。大家在聊天,他悄悄勾我手。手指扣手指。呀,就連夢裏,那份悸動也真實得悲哀。我的心不是死了嗎?血淋淋,挖出一個無底黑洞,風呼呼穿透。但不。他害羞的表情陌生得熟悉。原來我還記得。第二晚更奇。我夢到她。她!喂我根本不認識她!誰和誰竟然綁架了她。她竟然還乖乖地留在床上。黑綢一樣長直髮,大鳳眼蘋果頰尖下巴,穿漂亮華麗奶白絲緞吊帶睡衣。於是我心想怪不得。怪不得他愛的始終是她。天。十年了。真的。十年了,我還記得。竟然。原來我沒忘掉。還連做夢都見到她。太可怕了。我承認偶爾也想到他們。找我然後失蹤。不想我回香港。電話打不通。那聽筒中傳來長響的恥辱。真的,我都沒忘掉。他越想我若無其事,我越憤怒。不是值不值的問題。有些人,就是該恨。恨。也許是我的問題。有可能吧。我愛的,愛我的,我都捉不緊。但我何需解釋自己的黑洞?沒有刀割,就沒有血流成河。人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是另一些人。生活從來跟愛無關。貪誰的家底。收入。外型。笑語。陪伴。所以就在一起。我從來不是那種人。寂寞,我懂得處理。心裏愛着誰,我清楚。天天分裂地活着,趁有命玩下先。因為這就是人生。得不到也要活。有藉口也無法停下。可以,但不能。掛念,埋黑洞。這就是愛。這就是人生。」

音樂響起。桃桃睜開眼。

他放下筆。

「妳又盹着了啊。下次繼續吧。」

桃桃笑笑:「拜拜醫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