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文

在香港做作家很難,多數人沒當你作家,只當你寫日記或娛樂新聞。自 2003 年寫 xanga 開始,「懂得」回應者僅寥寥數位文人網友,轉眼 13 年,情況仍無改善。但,我既不想煞有介事公告似、令部分曾互動的人對號入座,又不想違己交病,為了那些得閒掃掃手機才讀我文章的無謂人無謂想法而就住就住;是以,本網站偶有一些不會在 FB share 的「隱藏文」。

今次這篇隱藏文,講的是「作家的無奈」。歸納如下:

  1. 所謂作家,作作加加,文章必定有創作成分,即使散文亦然。通常我寫的一個人不是「一個」人,一件事當然並非「一件」事;情節如有雷同,請勿故亂對號入座,或埋怨我不盡不實。做得出唔怕認,若欠強壯體魄及自尊,動輒感覺被寸,歡迎立即停看老娘文章,勸君早安。
  2. 很多朋友不習慣讀到我寫的灰暗情節。其實我小學起已走黑色路線,多年來最愛寫死亡(有次小說拿全校冠軍,就是以死作結)。如果每次寫得灰、寫死亡都有人誤會我欲尋短見,我會覺得好!撚!煩!
  3. 每個作家都有他偏愛的主題,我最常寫的是情、人格、時裝和工作。但愛寫這些主題,不代表現實中我很容易受這類事情影響。舉個例吧,我會定期分享 miss PK 柒事,不等如我會為這位港女跳海。引發靈感的主題,不一定是我現實中很重視的人事物。明未?
  4. 我好憎「被低能」。偏偏世上總些某某,以為讀讀我的文章、看看我的 FB 便很瞭解我的邏輯和價值觀,甚至留言講道。對不起,我自問略知世情一二,如果有人忽然用救世主口吻發表一些我已知的大道理,或當我無知少女般 send message 問我私人資料,會極之妨礙老娘養生。
  5. 人所皆知,我直話直說、不留情面、無畏無懼,所以每篇文章的內容,均已屆「可披露事實」的最大程度。不過,總有人不識趣追問,要我花時間思考如何得體回應。

文字一旦公開,便成為大眾產物,無法控制別人的想法、評價、反應。與眾不同才吸睛,卻又要從俗應酬大眾,就是作家的宿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