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罩

某:「看妳的相,覺得妳的生活很精彩。」
我:「我只是兩極化。」

兩極化,意指不是多姿多采,而是各走極端。例如,有創意又有紀律,敏感又理智,開明又固執,愛玩又專一,又勤力又懶。昨天吃魚子醬,今晚吃營多撈麵,還有過期牛奶留待明天吃 wheat flakes。有時躲在公司寫文一整天說不夠一句話,有時出席活動與 30 個陌生人同枱吃飯談笑。

其實在香港這個中西合壁、經濟早起飛但大眾思想老土的城市,兩極人比比皆是。不過這立立雜雜的微型都會,說不上有什麼太統一的城市精神面貌;反之,其他國家的 stereotype 就非常清晰。

「去了 A 國的朋友,全部變成教主。有次我在 FB 恥笑客戶好撚煩,有人立即留言『用正能量思考,你的人生會更美好』。」
「我也發覺,去了 B 國的朋友,不知怎地非常慢──條斯理,總之問什麼,他們都答得很間接,很『得體』,要你再三追問,才有答案。」
「還有去了 C 國的,忽然全部變樂活專家,滑過一次浪泡過半杯咖啡,講足十世。」
「D 國的也好不了多少,一談到世界大事,各自輪流發表演講,要是你等待半小時後意圖叉開話題,啍……」
「移居別國,增廣見聞,思維模式自然隨之轉型。」
「也有人剛好相反,社交圈子慢慢縮窄到只剩自己,完全脫節。」
「其實所有人際關係都像戴 bra,熨貼夾 fit 時當然患難與共,走樣了就忍半秒都是受罪。」

無論曾經多親密,不舒適便要分道揚鑣。人生本是一次又一次的離罩,無奈也奈何,無常乃正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